カテゴリ:蒼黒の追憶( 5 )

“听好了,凯依路。所谓的大人就是对很多事情都要深思熟虑。你才刚刚离开克雷斯塔,会觉得这个世界很大,但是你所看到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而已。这个世界上你所没见识过的东西还多得很呢。”
“哦哦,罗尼,真帅!”
看到凯依路想也不想地就准备拍起手来,罗尼连忙抓住他的手阻止了他。
“笨蛋!会吵醒他的!”
偷偷瞄了一眼裘达斯,幸好他貌似还没有醒来的迹象。
“到外面去吧。”
凯依路说。
“呃,现在可是三更半夜的呃。”
“不要紧啦。我的屁股已经痛到受不了了。”
凯依路站起身来转了转手臂,然后抚摸着腰部。
“真没办法。不要发出脚步声哦。莉莉斯阿姨和莉亚拉都在对面房间睡着呢。”
蹑手蹑脚地拐到屏障的另一侧,罗尼和凯依路向玄关的方向走去。
起居室里只剩下裘达斯一个人,他翻了个身。
假面下的那只眼睛悄悄地睁了开来,不知正在望着什么方向的眼睛深处,是一片空虚迷茫。
最后,他的唇边逸出一阵低不可闻的,深深的叹息。

>>>

[PR]

by yaegaki_sawa | 2007-03-01 20:20 | 蒼黒の追憶

第二章 凯依路·迪那敏斯




刚走进利尼村,凯依路·迪那敏斯便用力地伸展双臂,做了一个深呼吸。
“嗯~这里就是父亲出生的故乡吗。说起来,你不觉得这里有种父亲的气息吗。”
突如其来的询问让罗尼·迪那敏斯不自觉地真的用鼻子嗅了嗅。
“谁知道……就算你这么说。我又不记得斯坦先生的气息是怎样的。老实说我连闻也没有闻过。”
如果是美女的气息那就另当别论了,想到这里,罗尼笑了起来。
“哼。这村子除了兔子就是鸡,要么就是田地。这就是所谓的乡下地方吧。”
裘达斯故意提高音量地在一旁吐槽。

>>>

[PR]

by yaegaki_sawa | 2007-02-16 17:04 | 蒼黒の追憶

然后,仿佛是要夏露狄耶伴他入睡一般,静静地把剑放在婴儿身旁。
说真的,夏露狄耶想。
(还有几年啊,只好一边睡觉一边等着这孩子长大了呢。)
不禁从喉咙深处漏出呵呵的笑声。
明白自己被确实地赠与了有如此资质的孩子,心情好得不得了。
这时,一只小小的手伸过来,似乎能感受到那柔软湿润的感触。
仰卧着的艾米利奥,对他发出不成言语的声音。
“……艾米利奥……少爷”
夏露狄耶轻声呼唤婴儿的名字。
并不是害怕被休格听见。
因为不管发出多大的声音,这个傲慢的男人也不可能听得到。
“少爷……能听见我的声音吗?听得见的吧。”
正当夏露狄耶要确认艾米利奥的反应的时候,休格把剑拿了起来。
(啊,你干什么!)
“这样吧……等你八岁的时候再正式把这个给你。不,看你的表现七岁也无所谓。”
(看表现?你身为父亲,为什么连自己的儿子有剑术天分这种事都不明白啊!)
而休格只是握着再度拿在手中的剑离开寝室,穿过书房来到了走廊。
然后突然朝楼下喊话:
“喂,来人啊!”
紧接着就有数名身着制服的女佣,簇拥着从楼梯上来。
“您叫我们吗,休格大人。”
“我叫你们有事。把那个搬回楼下去。”
用下巴朝书房里面示意,于是女佣们迅速地一边商量着搬下婴儿床的方法一边进入了寝室。

>>>

[PR]

by yaegaki_sawa | 2007-02-16 08:21 | 蒼黒の追憶

第一章 皮埃尔·德·夏露狄耶


艾米利奥·卡特莱特。
里欧·马格那斯。
还有——恐怕也是最后——被称为裘达斯的我的主人,少爷。
本来现在正要迎接死亡的我并不该还有心情开始说这种话,但恐怕……我有预感少爷的生命也所剩无多。
直到终结到来为止的短暂时间里,能够从心底理解少爷的人到底会不会出现……我心中残留的只有这个而已。归根到底,我并不认为少爷会想让人去理解他。
艾米利奥、里欧、裘达斯。
认识这三个人的人,除了我以外这世上应该再没有第二个。
少爷感受到了什么,怎样被伤害,又爱过谁。那冷澈的双哞深处,真正寻求的东西是什么。
少爷平时极端沉默寡言,偶尔开口就都是辛辣的讽刺。
虽然作为守护者主人的资质是十二分的充分,但舌灿莲花的才能却丝毫没有眷顾他的样子呢。
所以从现在开始,就由我来把我所知晓的全部都讲述出来。
被命运玩弄,为了爱到心中滴血的人,连背负污名都毫无怨言的,少爷的真实——

>>>

[PR]

by yaegaki_sawa | 2007-02-09 15:28 | 蒼黒の追憶



“我说过了。这个世界必须由斯坦他们来拯救——”

>>>

[PR]

by yaegaki_sawa | 2007-02-09 12:08 | 蒼黒の追憶